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匡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诗人,学者,文化评论人

叶匡政,诗人,学者,文化评论人。主要关注儒家现代性、现当代史常识重建。著有《城市书》等书,主编过“独立文学典藏”“国学典藏”等多种丛书。为《南方周末》《南都周刊》《新京报》等多家报刊专栏作家。现居北京。 叶匡政邮箱:ykz1969@263.net

网易考拉推荐

叶匡政:别把司法权当作牟利的工具   

2014-12-01 11:5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匡政:别把司法权当作牟利的工具

        2014年11月21日下午,在江苏盐城东台市法院的第六法庭,旁听了一次荒唐的庭审。按江苏东台检察院的荒唐逻辑,所有的网络游戏公司,只要有玩家在私下收购、倒卖游戏虚拟币,就涉嫌“开设赌场罪”。

        此案说来简单,浙江五舞科技有限公司是在浙江杭州合法注册的一家民营企业,有100多名员工。该公司运营的飞五游戏网站,有浙江省文化厅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游戏程序均在文化部门进行过报备和审批,是一家合法经营的游戏网站。正是这样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竟因江苏东台一市民的举报,被东台公安机关跨省追捕,公司的法人代表沈俊和副总经理谷加力被粗暴地认定为“开设赌场罪”,从2013年6月被拘押至今。江苏东台公安局扣押、冻结了该公司6700多万元人民币现金,及20多台服务器及计算机等物品。

        如今,江苏东台检察院在无法提供完整的犯罪证据链情形下,对沈俊、谷加力提起了“开设赌场罪”的公诉。这已是第三次庭审,公诉方依然无法自圆其说,向法庭提供任何清晰、明确的犯罪证据链。面对辩护律师的质证,公诉人的回答更是逻辑不清、强词夺理,说法漏洞百出。

        此案荒唐之一,涉案公司在浙江杭州,被告是浙江人,网站服务器在浙江多地,网络接入地也在杭州。浙江省的公安和文化部门均未发现该公司开设“赌博网站”,却被江苏一个偏远的县级市认定为其开设赌场。按最高法等部门对网络赌博案的法律意见,东台对此案显然不具备管辖权,因东台既非犯罪地,也不是被告人居住地。此案没有赌徒入案及相关的赌博证据,就谈不上什么参赌人的赌博行为地。东台公安局在不掌握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就强行停断、查没了网站服务器,给五舞公司和大量游戏玩家造成了巨大损失。

        东台公安局之所以敢在管辖和取证程序上大胆违法,按沈俊的辩护律师李晓明的说法,不过是为“追求经济目的”,办案一直围绕着“扣押资金”,所以,竟有办案民警要求嫌疑人“将五舞公司2000多万元人民币汇入办案民警个人账户”,“办案机关内部或给上级汇报时,非常得意地认为办理该网络赌博案是‘捞到一条大鱼’”。这应当说,已成为当下很多地方办这类案件的常态。

         此案荒唐之二,目前检方提供的证据,甚至无法在常识层面证明“飞五网站”是一家赌博网站,就更不用说在法律层面提起公诉了。 “飞五网站”既没有对虚拟游戏币“欢乐豆”的兑现功能,也没有收购虚拟游戏币的行为,相反却一直在打击玩家对游戏币的回收,查证后予以封号处罚,这样的网站如何实现“赌场”功能?如果真有这样拒不兑现的赌场,不用警方来管,赌徒也不会答应。警方目前抓捕的几名在淘宝网收购、倒卖“欢乐豆”的所谓银商,也被认定为开设赌场罪,警方更无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们与“飞五网站”员工认识,或有私下沟通或交易行为。

         如果仅因为有人在私下倒卖游戏币,就认定一家网站在开设赌场,那岂不是腾讯游戏、联众游戏都涉嫌开设赌场罪?在写此文章时,我上淘宝网查了一下,仍有大量虚拟游戏币在被倒卖,如贝贝游戏币、776游戏币、紫禁城游戏币、金游顺达游戏币等,倒卖Q币、盛大点券的更是不计其数,难道这些网站都涉嫌开设赌场罪?“飞五网站”的游戏程序均经国家文化部门审查批准,也无任何证据表明网站对程序有过任何修改,如果此罪成立,那岂不是相关文化部门也成了开设赌场的共犯?

         此案荒唐之三,这是一个没有赌徒的“开设赌场”案。既然网站的法人代表等涉嫌开设罪场罪,警方总得抓获几个赌额巨大的赌徒,以示赌博在此网站确实存在。奇怪的是,此案竟然没有一个赌徒入案,更无相关的赌博证据。最荒唐的是,在东台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竟然将15万多个存有欢乐豆余额的游戏玩家,均认定为参赌账户,将“飞五网站”3亿4千万元的玩家充值金,都认定为赌资。如果开设赌场罪成立,那此案确实为赌博的惊天大案了,竟然有15万个赌徒参与赌博犯罪,想想都荒唐。

        最高法和最高检早有司法解释解释:“不以盈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不构成‘赌博网站’”。即便有个别玩家在网站游戏中赌博,警方也应人赃并获后处罚赌博者,而不是将提供网络游戏的网站视为犯罪。按东台警方和检方的荒唐逻辑推理,如有人在茶馆赌博,茶馆即涉嫌开设赌场罪;如有人利用足球赌博,中国足球队和足联同样涉嫌开设赌场罪。这样的逻辑连普通老百姓也会觉得无法理喻,竟然会成为国家公诉书中的内容,可见当下司法现实的混乱。

         庭审中听到的荒唐之处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例举了。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荒唐的“开设赌场案”,核心还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想借司法方式掠夺民营企业家的财产。他们高举“打击犯罪”的幌子,目的就是为了罚没企业的资产。地方政府借用司法权力剥夺民营企业家财产,在各地已呈蔓延之势,构陷网络游戏公司“开设赌场罪”,不过是他们找到的一个新的司法漏洞。据法律人士透露,如今利用司法手段,打击那些不愿向官员支付权力租金的企业,已成一些地方政府的常态。像江苏东台市这样将手伸到了异地企业,通过构陷犯罪的方式,置民营企业家于死地的案件,目前也有增多的趋势。在警方侦察早期,如果企业家愿意向相关执法者或官员支付权力租金,或许还能网开一面;假如企业家不愿认罪伏法,等待他们的只会是严刑峻法,所罚没的财产自然也进了当地财政和办案部门的口袋。此案如被法院认定为犯罪,那意味着网络游戏将成为最高风险的产业,因为所有的网络游戏公司都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即使当地司法部门不追究你,你也无法保证某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执法部门不找上门来,以此为生财之道。

        在当下中国的法律理念中,对私有财产的保护远弱于对公共财产的保护。过去我们说的权力腐败,关注的多是对公共财物的侵害。随着这种贪腐风险变大,一些地方官员借助司法权来掠夺民企业财富,极可能成为一种流行的贪腐方式,因这类贪腐往往涉及多个部门、原因复杂,又有打击刑事犯罪的借口,查证起来更为困难。这类腐败,损害的不只是公共和民众利益,使一小部分人获益,影响到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更重要的是它会彻底败坏法律的公正形象。司法权可以说是一个社会保持公平正义的底线,如果地方政府和司法部门,都把司法权力当作牟利的工具,那企业和民众的权利必然会受到各种形式的威胁和侵害,法律的公信力自然无从谈起。这意味着民众失去了获得公正的最后机会。

        江苏东台司法部门之所胆大妄为,原因还是因为大陆针对电子商务的保护与犯罪的立法严重滞后。全国人大常委会虽在2000年通过了《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但这个决定较多地是强调政府对计算器和通信网络的管制,而忽视了对电子商务相关的主体权利的保护。目前,对计算器和网络的立法,除人大的这个《决定》属法律外,其他多是行政法规、部门规章或地方法规,还有一些通知、政策类的文件。立法机构庞杂,层次不高,使这些法规缺乏明显的系统和权威。这些法规政策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只注意管制行业秩序和政治安全,却极少涉及到对网络企业和使用者的权利保护。它们更多强调的是政府管制的权力,却很少规范政府的义务与法律责任,更没有规定司法对这样管制行为的审查权。这样,当一些地方的政府或司法部门,在行政或执法中出现不当行为时,个人或法人极难获得司法救济。

        比如江苏东台警方这次在无明确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就查封了“飞五网站”的服务器,使得15万个游戏玩家所拥有的虚拟货币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严重侵害了这些玩家的权益。这与当下的立法一直没有明确网络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有关,使这些虚拟货币的持有人权利,根本无法得到保护。这些虚拟货币虽是网站发行的一种货币代用品,但也表明了这些持有人与发行人之间有合同与债务关系,只要这些持有人手中有虚拟货币,发行人就需按约定提供相关的网络物品或服务。台湾、韩国等地,早就对有网络虚拟财产的刑法保护规定,把这些虚拟财产也视为持有人的动产。中国宪法也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如果认定虚拟财产是有价值和法律意义的个人财产,那么政府或司法部门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如何保护那些非赌博玩家的财产,就应成为法律需认真面对的问题。一幢公寓楼里,不能因为有一户人家在赌博,就没收了所有业主的房产,这不仅是巨大的司法漏洞,也显失公平。这样一种新型财产,其实也体现了现实中的多种权利义务关系,如不予以重视,就可能使行政权、司法权侵害虚拟财产权的案件大量泛滥,对构建网络法治环境将带来致命的损害。

         正因为没有对电子商务保护和犯罪的法律体系,给行政和司法部门在判定网络违规或犯罪方面,带来很大的伸缩空间,也制造了大量可供权力寻租的灰色地带,说你违规就违规,说你犯罪就犯罪。这等于在变相纵容一些地方政府或司法部门借打击违法犯罪为名,行掠夺民企财产之实。江苏东台的离奇赌场案,可以说对现行法律体系进行的一次严峻挑战,如果中国法律体系再对这类网络权利保护与犯罪没有清楚的认定,不仅会让每个网游企业和用户在自身权益受侵害时完全无助,也会大大增加地方行政、司法部门借此来寻租或牟利的可能。只有尽快构建网络和电子商务的保护与犯罪的法律体系,才能遏制这类借司法权牟利的势头,否则此类案件可能会越来越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和玩家都会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

          一件离奇而荒唐的“开设赌场案”,让我们看到了不少当下的法治真相,地方司法部门的执法犯法,才是对依法治国的最大伤害。

  评论这张
 
阅读(1110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