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匡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诗人,学者,文化评论人

叶匡政,诗人,学者,文化评论人。主要关注儒家现代性、现当代史常识重建。著有《城市书》等书,主编过“独立文学典藏”“国学典藏”等多种丛书。为《南方周末》《南都周刊》《新京报》等多家报刊专栏作家。现居北京。 叶匡政邮箱:ykz1969@263.net

网易考拉推荐

叶匡政:周立波是如何沦为“周自宫”的  

2010-11-25 10:0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匡政:周立波是如何沦为“周自宫”的

     周立波最近在网民中获得一个绰号,叫“周自宫”,这源自他微博上的一番宏论。上海民众数万人自发悼念胶州路大火的前一天,周立波在微博开始频频对网络民意发难,认为网络上“无界别、无贵贱、无高低”地发表观点,会“导致一种虚拟的无政府空间”,并称“娱乐可以,当真必惨!政府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这条微博的2000多条评论大多是嘲讽与斥责。此前他还发布了“网络公厕论”。罗永浩在微博反问道:“如果不是网络,周老师这样的三流戏子,哪有机会表达他对社会和政府的愚蠢看法?”有网友评道:“政府自宫与否我不知道,周先生自己付诸行动了。”更有网友一针见血:“优伶之辈,莫要妄言!”

       几千条炮轰的评论,并没有让周立波找回点理智,他除了自行删除了所谓的“自宫论”。却连续数日,仍然在微博上与网民叫板,将指责他的网民称为“非主流贱民”“孬种”“串种”等,并宣称“我爱国、爱党!如果这也算没出息,我承认!”。他的数度言论均网友嘲笑思维混乱,“其智商比他的鞋码还要低”。看到责骂者太多,周立波一度关闭微博评论了事。很多人认为周立波的言论没有过脑或“智商太低”,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在微博与民众悼念胶州路大火之际,身为上海人的周立波,不为死难者道一句正义之言,却频频对网络民意大放厥词,其实是打了很多小算盘的。他的这番言论,和当年的“余含泪”在境界上有得一拼。

       我对周立波会成“变脸客”一点不惊讶,“捣糨糊”一直是他的本色。在“笑侃三十年”中模仿模仿领导人的作派,对鸡毛蒜皮的事作些无谓调侃,这些雕虫小技之所以能爆红沪上,是因为上海人憋屈得太久。上海文化这些年苦大仇深,迫不及待地想翻身,猛然冒出一个会舌如莲花般传播网络段子的主儿,立马引来疯狂追捧,这并不难理解。滑稽戏即使改名“海派清口”,也只是土豆大蒜的命,哪知这位周小弟却摆起了鲍鱼咖啡的谱,红火没多久,就露出暴发户之态。不过是一个巧舌如簧的戏子,却总想扮成有叛逆性情的梁山好汉;不过是费尽心机搜寻些滑稽段子逗人一乐,却以为自己真成了可嘘枯吹生、清淡高论的公共知道分子。戏子终究是戏子,哪怕扮演得再惟妙惟肖,只要有根骨头撩在跟前,立马就露出“公公知道分子”的本色。

       由于特殊的言论环境,近年来大众传媒总是对一些喜剧演员寄予热望,人们期望借助相声、小品、滑稽戏等喜剧样式的传播力,塑造一种更真实、更开放的公民意识与言论环境。这些腕儿最初因来自草根,还能保持一点喜剧演员应有的独立与批判意识,很多民众也因为那并不刻板的观念和话语,把他们视为公共知道分子。然而在一些重大公共事件上,真正需要这些明星发表观点时,他们往往退缩和躲避得最快。或者像“周自宫”这般,对权贵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在这些“公公知道分子”眼中,讽刺话语不过是他们沿街叫卖的产品,为既得利益者服务,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舞台上,他们会在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上,扮豪爽血性的异议分子,一旦有利益或权力之诱,不仅会做任何观点上的妥协,更别说在意什么民意和公共利益了。

       可以说,对权力和利益集团的讽刺与批判,是一切喜剧的“男根”。一个喜剧演员一旦失了这个男根,笑话和段子说得再机巧逗乐,不过是活动舞台上的一个变形小丑,一个鬼脸匠人而已。可怕的是,这类信奉“妾妇之道”的“公公小丑”,往往把自己看作可呼风唤雨的精神偶像,反而把那些有抗争意识的民众当作小丑,期望把民众的批判意识引入主流话语的牢笼。他们以沉浸艺术为借口,逃避世间苦难;他们躲在喜剧那貌似傲慢的屋檐下,其实充当的只是权力的牺牲品。并不夸张地说,如今大量喜剧演员言说空洞无物,价值判断混乱,都在沦为一个个只有鬼脸而无灵魂的活动躯壳。大量的周立波在沦为“周自宫”,周立波不过比他们更迫不及待,更具代表性而已。

       周立波之所以会这么快显露其“公公”本色,还在于他混淆了公共生活和公共舞台、“粉丝”与民众的差别。他在舞台上如果说上述段子,台下“粉丝”即便有不认同者,也会当笑话一听了之,因为人们抱的是娱乐与消费心态。而在微博上,他虽然面对的也是百万粉丝,两者概念却完全不同,因为这些民众多是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者。他们面对的是严肃的公共事务,在意的是明星话语的社会与政治价值,而不是它的娱乐价值。周立波的社会学和政治学常识,显然让他无法认知到,网络正在改变中国社会的政治参与方式。不同的个人和群体,正通过网络开始参与到管理社会的行动中。

       当民众的期望与某些利益集团出现矛盾时,通过网络自由地公开自己的诉求,唤起社会理性的关注与决断,本来就是现代社会实现治理一种方式。这种网络政治参与,不仅打破了官员和精英对公共资源的垄断,也在让更多的民众开始关注与国家和社区相关的公共福祉。民众在网络上的公开交流,不仅能让他们形成自己较为稳定的政治观,对整个社会形成理性而民主的公民精神和公共意志,也有巨大作用。如今,各地政府都开始把网络民意当作一种参考,周立波却把它形容为“自宫”行为。除了用无知和愚蠢,我实在想不到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周立波的这番言论了。

        只能说周立波“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有多少“公公知道分子”就是因为这份“机关算尽”的聪明和无知,一下子被打回了“戏子”原形。原来,他们的独立意识和批判精神都是一种表演。与其说他们靠表演活着,不如说他们是在靠表演讨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6770)| 评论(4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